fantasy, escapism and the cyber world

Them

虽然还没看第四季,但看了图觉得有必要发一下以前翻的这篇。作者大大超级nice秒速回了授权~


Mr.robot(Elliot Alderson)/Tyrell Wellick

推荐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53434





有时我感到Elliot在看着我,然后我意识到那只是你。在暗处徘徊。

Elliot到底看上了你哪处?你只是一堆因为他没法交到真实的朋友而被创造出的该死的神经元。对,我知道。你要说我把自己的不安投射在你身上然后我说的一切其实只是对我自身的反思。诸如此类的废话。

我理解Elliot多爱自言自语,但他怎么能和一个连回答都无法提供的人做朋友!那不是朋友,那只是心理医生!别告诉他我说了这些。这会粉碎他的自尊心。让他假装自己不止有一个朋友吧。

——————————————

Elliot的感情太容易受伤了。你只是杀了个人,他就崩溃的不成样子。我打赌你不关心我杀谁。你什么都不关心。你只是存在着。没有感情,不屑一顾。你真的有心能去感受吗?你只是一个一文不值的他妈的傻逼混蛋。

没有回应?

连白眼都没有?

你好有人在家吗。

可能你不懂英语。不知道Elliot有没有想过这点。他和你讨论他的问题,但他的好伙计根本听不懂他他妈的在说什么,只是礼貌的点着头。去他妈的礼貌。我把枪放哪里了…

BANG!

 天杀的,你都不退缩一下?现在我明白不你理解暴力了。就算一只该死的蠢狗也理解暴力。可能你知道我不会开火。

好了。你对你的脑浆涂墙有什么感受?

什么都没有。

你知道吗,你真没意思。

—————————————— 

 我不认为我有掌权这么长时间过。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他最近跟你说什么了吗?他没跟你说过阶段2,没跟你说他会搞砸现代历史上最伟大的那一次事件…没有?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你是“中立的”沉默的观察者,旁观却不介入。好吧,你能介入这一次吗?为了Elliot的安全。如果阶段二失败了,有人会死的。不一定是Elliot,但你不想有人因为你死掉吧?

随便。站在他那边,但是如果他死,你也会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您好上帝,是我,Edward。您看,我的儿子最近一直在骗我,而我花了多年的时间用感情操纵他来只对我说实话。你看到这其中的矛盾了…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他没给你起名?那可能是个好事。“机器人先生”可算不上是个好名字,因为你的傻儿子连问问你想叫什么的基本社交礼仪都没有。我想让你给自己取名,但我知道你从不回答,所以你也只好随着我来了。

你好啊,操蛋弱逼?或者,我想想,近来如何,屁股开花?(原文:How’s it going, Fuck-Sucker? Or, wait, how’s it hangin’, AssBlast?)

算了,那些都不足以形容你有多令人气恼。不如叫你……小红。

——————————————

嘿小红,我们来玩“操/娶/杀”的游戏。你从约瑟夫.斯大林,麦利 赛瑞斯和迈克尔 J 福克斯这三个人里选。别急着告诉我!让我猜猜。

你会操约瑟夫. 斯大林,当然了。与迈克. J.福克斯结婚,然后为民除害杀掉麦莉.赛瑞斯。对吧。该我了。我的选项都有谁?

嗯…哇,这可真让人为难,小红,但是我想我会……操Tyrell wellick,与Tyrell wellick结婚然后杀掉Tyrell wellick。

你很惊讶,是不是?你以为我最后两个会选择别人,但是,嗨,如果让我来决定根本不会有“结婚”这个选项。操/灌醉/杀。这样好多了。让那将无数倒霉青少年推进永无止尽的悲惨循环中的残缺制度见鬼去吧。

我的朋友,婚姻和纸币一样过时,它们就消亡的可能性和美国崩溃成一堆等着他们因吸毒过量死亡的母亲去喂他们的没有自立能力的婴儿一样大。

这个比喻不怎么样,但是每个人都有他不济的时候。就算是我。

——————————————

说给日记,

我是个处子,可今晚我操了这个男孩。他告诉我可以对他做任何事,所以我发泄了一切。所有的沮丧,所有的愤怒,然后他该死的承受了这些。我是找到了真命天子吗?你不相信我是个处男?好吧,我也不,但我确实是的。或者曾经是。忙着计划占领世界让我没时间做这种事。但让这成为我们的小秘密。

——————————————

为了确保计划顺利进行,我可以现在就杀死自己。我可以自杀,而你没办法阻止我。

弗洛伊德那一套都是歪理,但我同意他关于生存和毁灭,爱欲和死亡本能的说法还有点价值。Elliot想活下去来挽救这个世界(用他那错误的方法)。我想杀了我们来确保成功。

如果 Elliot是生,那我知道我是什么。但你又是什么?你怎么能没有任何立场呢?你真的有那么冷酷吗?

或者你只是游离在一切之外。你不影响任何人,也不被任何人影响。感受不到痛苦与快乐,你真是个操蛋的存在。

 ——————————————

好吧如果你还在想,他不是我的真命天子!

深埋在tyrell体内,我有种想要毁灭美丽事物的冲动,所以我开始揍他的脸。他在我能真的留下伤害前开始反抗,告诉你,这真是让我十分不爽!

他质问我怎么能这样对他,他妈的,这傻小子是完全不记得他之前的话吗?或者人们就是不懂怎么履行承诺。无论如何,我说我想要看他为了我能承受多少痛苦。可怜的混蛋说他愿意为我而死,这又是一项人们天天挂在嘴边但并不会真正履行的事。

我渴望没有极限的对象,但是我知道,所有人都有一个该死的极限。除了我。

大概还有你。 

——————————————

只有更多的失望,或者…?

tyrell对我告诉我的一些事像elliot常说的那样开始“搅乱我的头脑”。

在整个礼拜都表现的像个婊子后,他终于同意再让我操他。而这是他的错误决定。

我真需要好好发泄一下,所以我双手锁紧他的喉咙然后问道我能不能杀了他。我不会真那么做的;我发誓!这只是那种人们在性交时说的蠢话,就跟“我爱你”差不多。他没像我希望的那样说“好”,tyrell

告诉我他不能这么死。他说他需要为了一个使命而死。

我亲吻了他。当然,我们以前也亲过但从不是嘴对嘴。但当他说了那句话之后我亲了他。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本以为我没有极限,但是…

这难道是我的界限?不能将一个人的使命夺去?如果我都会有极限——我,没限度先生,没有规则,没有例外——那么就算是你,也会有一个。


Fin


评论
热度(10)

© 时间不够用啊(´・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