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 escapism and the cyber world

you are awful

hux/kylo ren

原文ao3
无授权翻译



“之前的演讲还行。“ kylo ren说。

“还行?” hux抬起头。他正坐在飞船控制中心翻阅一些计划图表。他对于kylo会去听演讲就已经很震惊了。他已经好几周没去了。

“但是你太情绪化了。”

“那叫激情澎湃,”hux说。“为了鼓舞士气。 突击兵很容易被他们的领导的激情感动。“

”你有必要用演讲来鼓舞他们?“ren问道。”我以为他们从出生起就被训练成只会服从指令。“

“然而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建议呢,‘我意味不明地带着一个黑色的桶在我头上’先生?“

“说话小心点。”

“我很抱歉,达斯-‘我意味不明地带着一个黑色的桶在我头上’。”

“严格来讲,那不是我的名字。”

“唉,“hux揉着他的太阳穴说。“kylo,说真的,如果我想要有谁对着我叹气然后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说’严格来讲’我会-“

“什么?”他不知道ren是不是在看着他。但他的声音听起来被逗笑了。“你会怎么样?”

“我不会怎样。我不想受这种待遇。没人想受这种待遇。你真是惹人讨厌。”

“被你这么说我不确定该用哪种心情接受。”

“就当是一个来自正常看待这个世界的人对你的正确评论。“hux说。 “看看你自己。你加入这个逆反军队因为决定想要模仿你的祖父。但你做的事字面意义讲上跟叛逆正相反。“

“如果大家的祖父都向我的祖父一样酷就不会了。”

“你对他的痴迷真是怪异。” hux说。“你知道这点,对吧?”

“闭嘴,hux。”

“就不。“

”我可以强迫你闭嘴。“

”你能吗?这很有趣。你不经常这么说。你不经常重复‘我可以强迫你做这个。’ ‘我可以强迫你做那个。’ ‘这个头盔真是个好主意。’ 这种话”

“你对我就是这么个看法?”

“我对任何人都没有看法,” hux说。“听着,我有很关于新武器的重要事务要处理,你不能整个下午都像个因为头被卡在桶里拔不出来所以假装成故意把桶带在头上的悲伤的雪兽旺帕一样跟着我转来转去。”

“不是你最好的类比。”kylo说。

“确实,” hux承认。



---



”ren,” hux突然通过通讯频道说,“能不能抬抬头-抬抬桶?-我正在让phasma训练一个新的突击小队来做你生气砸东西之后的后续清理工作,你对小队的命名有没有什么想法?”

”你有吗?“ren干巴巴地说。

”有没有什么双关语你想要添加?’耍性子小队’ 是我们目前票数领先的角逐者但是这里面没有什么文字游戏而且我觉得我们还能起个更好的名字。“

经过长时间的停顿。”不。”

“那个停顿是怎么回事?”hux问。“你是不是砸坏东西了?我需要让耍性子小队出动吗?”

“没有耍性子小队这么一回事。”

“有的,” hux说,“我会让他们佩戴绿色的肩铠来搭配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是棕色的。”

“我知道,”hux说。“但棕色肩铠是给做公共卫生的士兵用的。”

“这有点巧,”kylo ren说。

“我也觉得。”Hux不怀好意地笑了。“如果能让你感觉好一点,帝国功绩里提到过达斯维达的下属为他安排了同样的小队来把使他失望的军官尸体拖走。”

“你刚才是不是说你是我的下属了?”

“当然没有,”hux厉声说。“别过度解读我的话。”他关掉了通讯频道。

——

下一次他在走廊遇到kylo ren的时候,他眨了眨眼。他不知道kylo在头盔底下是什么反应,可能什么反应都没有。

——

“Hux,”kylo ren说。hux正在去他舱室的路上,控制着不崩溃。

“怎么了?”Hux问。“怎么了,kylo ren?这都过了一天了。”

“一天?”

“又有一个制作拖延了,供给问题,劳动力困难——”Hux说。他揉着太阳穴。“我经常觉得事情会变的更好如果这个世界有更多像我一样有能力的人而不是那些不像我一样的废物。”

“是你不想要一个克隆军队的。”

“我们已经讨论过这个话题,”hux说。“别惹我。”

“我们甚至都不确定这个武器是不是个好主——”

“不许说一句关于我的武器的坏话!”Hux尖叫,他自己都被吓到了。“我的武器就是太阳!没有比这更好的了!我给帝国军帮了个大忙!”

“当你喊的时候,”kylo ren说,“看起来像是一个沙拉克在你脸上开了一个洞。”

“那是好事吗?”

“我的语气像是说好事吗?”

“像,”Hux说。“有那个东西挡着很难识别你的喜怒。”

kylo ren执着的盯着他。至少hux认为他在。想要辨认出来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你成天带着那个奇怪的桶晃来晃去让first order看起来像是一群对达斯维达痴狂的怪胎。”

“我没有对他痴狂,”kylo急了,“他是我的祖父。”

“半斤八两,”hux说,“没什么区别。”

“闭嘴。”

“要不然呢?你要对我使用控心术吗?”

“我不会把我的能力浪费在你身上,”ren 说,“我已经准确的知道你每时每刻在想什么了。”

“但你随时都可以阻止我这样想。”Hux说。“我知道因为你总是这么说。”

“闭嘴。”

“你知道即使不带面具你也很吓人,kylo。你是不是对你的脸没有信心?你的脸挺好看的。”

“我没有。”

“而且你平常的声音就很好,你知道这点对吧?如果我平时的声音很好,你平时的声音更好。”

“我没有对我的声音不自信。”

“那你为什么不——”

“我可以,”kylo说。“我随时都可以。”

“好,”hux说。“那现在就摘下来怎么样?”

不知怎么地,虽然有一个桶戴在头上,kylo看起来有点鬼祟。

“进来,”hux说。他按下开门的按钮。当门关上时,他架着胳膊看着kylo。

“你不能命令我怎么做,”kylo说。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你不觉得待着那东西很蠢吗?”Hux说。“我都替你觉得傻。感觉像是我们在做一些奇怪的达斯维达角色扮演开试图挽留我们的婚姻。”

“有趣,你突然开始了类比,”kylo说。

“我没有突然开始,”Hux说,“我的类比已经用光了。”他在他床上坐下。“那个沙拉克坑的讽刺挺绝妙。你花多长时间想出来的?我有种你已经为此练习了好几周的感觉,就为了让我冲你大喊大叫的时候你可以这么回应我。”

kylo停顿了一会。“我没有。”

hux笑了。

“我不会继续站在这里让你侮辱我。”

“我以为这就是我们的相处模式,”hux说。“来啊,拿下来。你看起来就像一个抑郁的大头针。”

“你还有多少这种比喻?”

“你的面具上只有一根眉毛。你看起来像个凄惨的散热器。我还要继续吗?快点。”

kylo不快地哼了一声。他解开后脑勺上的带子然后把那东西推了下来。

“看?”hux说。“还是一样有威慑力,而且看起来更讨人喜欢了。”

kylo没做任何眼神接触。kylo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秒钟就迅速地移开了然后他的脸——发生了一些变化。哦,hux想。这样,哦。他想kylo因为整天带着头盔的缘故已经习惯把所有情绪都展示在脸上了,像大写体印刷一样便于阅读。

“你脸红了,”他说。

“闭嘴,”kylo说,还是不肯看他。

“好吧,”hux说。“趁着我们还在讨论我反对你的盛装打扮这件事,要不要也去除掉剩余的?”

kylo好奇地看着他。“这个斗篷?”

hux摇头,坏笑着。一只手已经抓到了他的皮带。“所有的。”

他用一种可以传达他的意思的眼神看着kylo。

——

他们与snoke离开会议。再次看到kylo ren的脸而不是那个黑桶让他有种奇怪的感觉。

“所以你又失败了,”hux说。“这所有的事都得我自己做。”

kylo不看他。“hux,你在帮倒忙。”

“你知道达斯维达怎么处理失败的人?”

“HUX,”kylo用紧绷的声音说,“你在帮倒忙。”他看起来消沉的像是一只耳朵没有了的gundark

“我以为你依靠怒火为生。我以为这是你的又一种西斯模仿,靠怒火为生。”

“不是那样的。”

“不是吗?那是怎样?像是,‘你的头发看起来真傻,你有假的维达头盔发型。’ ”

“不。”

“过来,”hux说,在他能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伸出手把ren的头发捋到了后面。

“谢谢你,”ren僵硬地说。经过不自然的停顿,他说到“你的发型看起来很好。”

“我知道,”hux说。“我的发型总是很好,因为我不在头上带一个水桶。”

“行,”kylo说,“差不多得了。”

“你随时都可以阻止我。”hux几乎微笑了。“还有‘ren骑士团’真的存在吗,是像一个属于西斯的pen15俱乐部那样还是其他的?”

“西斯没有pen15俱乐部,”kylo说。要不然这孩子是装作面无表情的大师(指kylo不懂pen15这个梗),要不然他带着个桶在头上就因为他是宇宙里最大的白痴。hux无法决定。

——

他们坐在snoke的舱室里。气氛很严肃。kylo没有停止流血,他的呼吸断断续续又沉重。kylo可能喜欢这样,hux想。让他和他的偶像更相似。他本想说出口但最后还是没有。

他让沉默战胜了他。

“下一次你想要和一个关系不好的家长对质,”hux说,“考虑不要在一个没有足够吊索的高空桥梁上做这种事情。”

“达斯维达总是在没有足够吊索的高空桥梁上与人对质,”kylo说。

“看看他最后的结果。”

“对。”

hux在座位上挪了一下。

“别走,”kylo出乎意料地说。

“我没有要走,”hux说。“说真的。总有人要在这阻止你因为怒火再毁坏什么家具。耍性子小队又不在了。”

没有回应。

“我现在更加强大了,”kylo说。

“是啊,”hux说。“你看起来就很强壮。”

“别说了。”

“过来,”hux说。

“干嘛?”

“到这来。”

“你在干嘛?”

“我在抱着你,你从来没有拥抱过吗?你看起来需要一个拥抱。”

“在我以前又蠢又弱的时候需要过,但我现在更强大了。”

“好,嘘……”

“我体内只有黑暗。”

“当然了,kylo。很多很多黑暗。”

“不要可怜我,hux。”

“要不然呢,你就再用你的激光刀摧毁一个控制面板?”

“光剑。”

“我知道但是十字手柄让它看起来更像个刀,严格来讲?”

“闭嘴。”

“不然呢。”

kylo挥了挥手。hux发现他的嘴张不开了。有一瞬间令人不满的沉默,然后kylo撤回了他的控制。

hux呼气。“哦,”他说。“你选择了最无聊的一种方式。好吧。”

——

飞船一直前行。

他看着窗外宇宙最伟大的武器的残害。曾经存在过的美丽和秩序。这么多年的努力。没了。有人抽了抽鼻子。他希望那个人是kylo。他看向kylo发现有一滴眼泪正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该死的刺眼。“嘿,”他用不那么平静的声音说。“别这样,别哭了。”

“我没在哭,”kylo厉声说到。“你才哭了。”然后他注意到了。他坐起身,抱怨了一声。

“我没有。”

“你有,”kylo说。“我能读心,记得吗。”

“我没有在头脑里哭,”hux说。“我在用脸哭,”然后他哭了,尴尬的痛哭流涕。“如果你不知道两者的区别,我为你感到丢脸。”

kylo只是看着他。他第一次几乎读不懂他了。他的眼睛看起来很遥远。“告诉我” kylo最终说到。他的眼神还游离在远方。

“不然呢,你是不是要——”Hux挥了挥他的手。

“你对我的模仿越来越差了。”kylo几乎是在微笑。

“那怎么可能?”Hux问。

“你想让我搞清楚?我可以做到。”他挥着他的手问到。

“你总是这么说。”hux叹气。“这个武器那么完美,”他说。“而且我把所有心血都贡献到里面了,我……我无法想象再重复一次。再也不会有比这更强大的武器了。”

“严格来讲,总有一天会有的,”kylo说。“从帝国军武器建造趋势的历史角度来看。”

hux翻了个白眼。“在咱们的关系里只有一个人能当聪明鬼,”他说。“你还不够这个资格。”

一片寂静。

“关系?”kylo说。

“你以为这是什么?”hux说。“我们总是在调情,我们睡过,我现在正拉着你的手——”

“你没有,”kylo说。

“心理角度来说我有,”hux说。“你真的迟钝到了那种地步……”

“你觉得我惹人讨厌。”

“我搞明白你了,”hux说,主要是对他自己。“你是个货真价实的蠢货。我把你睡了这个事实没给你什么想法吗?”

“我以为你跟所有人都做过,”kylo说。“你的技术那么好。我想……”

hux大声的呻吟了一声。

“但你对我一点也不友好,”kylo说。

“你为什么加入黑暗势力,就为了和友好的人相处?这里明确的叫做‘黑暗势力,’我不知道你以为你加入的是哪。”hux开始絮絮叨叨。“你四处哭着寻找帮助,你知道吗?你都没有父亲问题,你有祖父问题。你带着个桶在你头上然后—你一直摧毁第一秩序的公共财产然后—你连最明显的暗示都看不出来……”

“明显的?”

“我对于想要你这件事一点也不低调。如果我能再低调一点我就跟你的服装一样低调了。我跟你做的所有事和说的所有话一样了—我—”

“好了,”kylo说。“闭嘴。”然后这次kylo亲了他。


*pen15(penIS)club:一个小孩用来在学校捉弄人虚构出来的俱乐部。大概是这样……

评论(1)
热度(95)

© 时间不够用啊(´・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