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tasy, escapism and the cyber world

忏悔



Hux/Kylo Ren

原创

已经不像冷笑话的冷笑话系列2

————

“将军,”

kylo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都缠着绷带,不少伤口还在往外渗血。因为那道从眉尖贯穿到下巴的疤痕连脸上也贴着纱布,但还是能看出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因痛苦而扭曲的迹象而是异常平静,连平时眉宇间的戾气都不见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惹人讨厌的血腥味。

“我的父亲死了。”

“我杀了他。”说这话时,kylo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天花板,像是在自言自语,像是他刚刚反应过来这件事发生了一样。

Hux没有回答,他看着床上的人,目光带上了一点怜悯。

很痛苦吧,他想。

“将军,”kylo自顾自的继续。

“你一定觉得我很可悲吧!即使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最后还是败得一塌涂地,说是我让整个计划失败了也不为过。来啊,责骂我吧!” 他的音调逐渐提高。

Hux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把那些握紧成拳的苍白手指慢慢掰开。

“你知道僵尸吗?”

“什么?”Hux不耐烦的应付到。

“很久以前我父亲给我看过的电影里的一种生物。”kylo唐突又短促地笑了一声。“和我现在的样子很像呢。”

“你啊,是不是痛的有些神志不清了。”

“我清醒的很,疼痛让我更加清醒。”又是这种拿腔拿调的台词,hux有时怀疑他躲在屋里的时间到底真的是如他所言在训练吗。还是说他和hux所对于训练的内容的定义有些偏差。

Hux不动声色地检查了吗啡的输入量,然后调大了一些。

“将军啊,”kylo用一种千言万语压在心头的感慨语气说到。

hux向后挪了挪确保自己坐到了kylo的视野之外后带上耳机痛心疾首地听着phasma做伤亡情况和损失列表的报告。

长达一个小时报告终于结束了,想到那一大串的账单一向冷静的hux的内心中忽然产生了要毁坏些什么的欲望,然后他明白了kylo大发脾气用光剑摧毁控制台的感受。

此刻kylo也终于停下了嘴。

“你说呢,将军?”

“我说,要我说什么。我不是你的牧师,抱歉,第一秩序不提供这种古老的宗教服务。”hux顿了顿,“不过,你父亲的死,我很抱歉,但事实是他的死对反抗军造成了打击,给我们提供了优势。算你给我们的帮了大忙,”

“是吗……”kylo依旧有些疑惑。

“是的,但这一功绩也就刚刚和你的失败抵消而已。”

Hux的手从kylo的脖子上徘徊到了他脸上那道伤疤旁。冰凉的皮革搁着一层纱布压在火热的伤口上。

“还痛吗?”

kylo摇了摇头。

“那就好,记住,痛苦不是一件好事。即使我们是黑暗势力,也不代表我们要给自己找罪受。” Hux惊讶于自己语气中的语重心长。他本想再告诫kylo ren以后不要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转念一想觉得有些不合适,就没说出口。

“将军,我口渴了。”

hux叹了一口气,“别得寸进尺。”便拖着疲惫的脚步转身走出了医疗舱。

几分钟后,一个医疗机器人端着水进来了。

评论(1)
热度(43)

© 时间不够用啊(´・_・`) | Powered by LOFTER